本文作者:admin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admin 5天前 ( 06-30 03:33 ) 11 抢沙发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摘要: 原标题: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每周一至周五 更新原创文章 各位读者: 因为微信更改了推送规则,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原标题: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每周一至周五 更新原创文章

各位读者:

因为微信更改了推送规则,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如果不点『在看』或者没有『星标』,可能就看不到茶业复兴的推送了。

如果不想错过茶业复兴的精彩内容,就赶紧给我们点个『在看』或者『星标』吧!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星空指引方向,月亮告知时间,时令在蝉鸣声中,餐食挂满了枝头。

在群山收窄处,是老班章。在凉风习习处,是纳达勐水库。福海班章有机茶园,就介于二者之间。一处是普洱茶文化第一村,一处是周边老百姓生活的水源地。有水有风,不是风水宝地是什么。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航拍纳达勐水库

茶园种满了高大的樟香树,挂满黑色果实的是马桑树。如果细看,还有水冬瓜树。树下长满草木与蕨类植物。开水一烫,蕨类植物就是盆中美味。

王东介绍说,这里是水源保护区,茶园从开建那天就没有想过要打农药施化肥。茶山上的人不知道「有机」是什么。城里人创造「有机」是以人的尺度来看万物,可是在茶山,是以万物的尺度看人,天生天养,自然而然。我想,「有机」的背后,是人重新思考自身与土地的关系。在普遍不信任的农产品环境里,空气、阳光、自然风都成为需要被认证的资源。想回到自然,是人们相信自然更有力量一些。自然也更会善待人。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展开全文

我曾经很好奇,在都市生活的人,为什么会对茶是不是有机产品那么在意,明明每天都在吃食大量农残超标的饭菜啊,怎么对饭菜宽容,对茶如此苛刻啊?朋友回答说,正因为这样,才希望通过干净的茶来把那些不干净的毒解了。在茶的传说中,正是因为茶解除了神农所中的72 种毒才变成了人类的普遍饮料。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这个季节,勐混大坝绿油油一片稻田,一座寺庙在其间闪闪发光。曾几何时,有稻田才是令人向往的生活,尤其是云南这样一个多山地的地方。在山上,更多意味着贫穷。而今天,山上因为一片绿叶子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富裕了,村里在修主路。我们需要改回旧道,在村寨里盘旋前行,处处险象环生,一直祈祷不要遇到对头车。王东说当年福海去栽树就是走这条路,今天算是重温那种颠簸的感觉。晚上我一看,微信步数颠出了2 万步。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勐混大坝稻田

到了茶园,停电了,电线杆昨夜被雷劈坏。我凑近一看,被劈开好大的口子。这也算是同行相轻了吧。昨夜与陈恳半夜赏月看星空,说茶文化出海,今天领略雷电威力,上天赋予美的时候,也不忘记展现可怕的力量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在夏日茶山,要经常面对停电。好处是,今天是吃的是柴火走地鸡。走地鸡野放在茶园,晚上回圈的时候就要罩住,不然白天根本逮不住。我尝试过在茶园里与鸡比速度,真不行啊。某一期国家地理发了一条很耸人听闻的图片说明,说在某地看到鸡居然会上树。 当地人说的“有机茶园”其实就是“有鸡茶园”,现在茶山行的标配就是走地鸡、冬瓜猪、新毛茶,可怜这几年闹非洲猪瘟,冬瓜猪没有倒在餐桌上,真是奇耻大辱。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在福海茶园,连续多年的干旱并没有留下太多痕迹,顺着王东的手指,我们惊叹于这5000 多亩茶园的大。来云南之前,陈恳去的是武夷山,那里秀气的茶园与精湛的制茶工艺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我说,“三坑两涧”真是一眼就可以收底,但我们今天开了40 分钟车,都还在这个村里没有出去。云南的茶山不一样之处在于,你看不尽,它连绵起伏,看不到主峰看不到明显的分界看不到茶树,你眼前只有一片绿。在这里,茶树是作为树的姿态出现,而不是作为草的样子。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如果你躬身,又会发现,这里的每一棵树都不一样。在这片小小的茶园里,有多个品种。茶园的种子来自老班章,继承了老班章的所有品种,也继承其独一无二的品质。杰出的分类学家,从花、果、叶中把这里的茶种分为了苦茶、帕沙种、多脉茶、黄叶种以及其他变种。植物在布朗山行走,最后找到了自己最理想的栖身之所,成就了这片黄金产茶带。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我们思考普洱茶为什么好的时候,往往说其看起来工艺简单,似乎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看学会,而不像武夷山那样,茶要经过人的反复摇曳,经过火的反复烘焙。在工艺香与树种香之间,工艺似乎正是一个过渡。只是茶暂时的表现,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够年份的茶,无论是武夷茶还是普洱茶,最后呈现出来的都是树种香,那种木质香味,而不是来自工艺香。

我们进一步思考的是,普洱茶数百年来都在群山中保持着缄默,直到十几年来才被重新发现与认知。尤其是我们脚下这块土地,你几乎找不到200年前对茶的记载。山上几十代茶农守护住群山,迁移茶种,试验品饮,不中断其传承,终于迎来今天的爆发。也就是说,我们短期兑现的是其百年来的价值,需要放到更长远的时间里去考察。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为了提高品质,去年茶园还进行了规模化的移除,重新调整了茶树之间的间歇。我去过的许多茶园,树与树之间都是密不透风的。这种修剪技术来自城市的围护栏,绝对不允许人可以穿越。

王东告诉我们,移栽的力度非常大,1.5米原来有5棵树,现在只有2棵,有3棵被移走了,一亩就被移走1500棵小茶树。为茶树树根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养分更集中供应。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不追求整体产量,追求的是单棵树的品质。

整体生态好,麻烦处在于野草也长得快。每年6月、10月也都要在茶园除草。12月是大修,除草、修枝、翻土并行,整理杂草有助于茶树的根部更好的吸收土壤中的无机盐,杂草也是肥力,修枝有助于生长、打蓬。除此之外,一切都交给自然。

回来的路上,我们选了另一条路,主要是去看勐海茶厂的万亩有机茶基地。正是这片基地,奠定了勐海今天的霸业,也是从这片基地开始的有机茶——资深茶客那口中的“大白菜”驰骋普洱茶江湖。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勐海茶厂基地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浦睿文化陈垦与茶业复兴周重林在福海茶厂基地

福海茶厂与勐海茶厂,一字之差,别有深意,一个是勐海第一家国营茶企,一个是勐海第一家民营茶企,都选择布朗山核心地带为立足基业。在其价值远远没有发现的时候,勐海茶厂先来挖了一锄头,当时的省委领导远赴布朗山,点出了这小叶子对茶行业的价值。多年后,福海茶厂来接着来挖了一锄头,围绕布朗山的黄金茶园成型。让布朗山成为未来想象空间最大的地方。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省委领导赴布朗山

在这里,万物是人的尺度

本文作者周重林:茶业复兴书系出版人

END

主编:杨静茜

编辑:杨春 罗安然 王娜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