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山西一商人涉亿元集资案潜逃7年 曾高调做慈善引质疑

admin 2周前 ( 06-30 03:42 ) 14 抢沙发
山西一商人涉亿元集资案潜逃7年 曾高调做慈善引质疑摘要:   “消失”7年的上官军乐,因警方10万元的悬赏通告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他曾是山西朔州的“鲍鱼大王”,创办“一顿饭数万元”的高消费餐厅引发关注,也曾因多次“高调”捐款被质疑。...

  “消失”7年的上官军乐,因警方10万元的悬赏通告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他曾是山西朔州的“鲍鱼大王”,创办“一顿饭数万元”的高消费餐厅引发关注,也曾因多次“高调”捐款被质疑。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靠高端餐饮发家的上官军乐,2012年开始陷入经营困境,并通过名下的贷款公司借款一亿多元无力偿还。2013年底,上官军乐“潜逃”,去向成谜。

  员工讨薪要债,家人打工还钱,公司股东涉案被抓,上官军乐消失后,留下一系列待解难题。

(window.slotbydup = 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u5891748", container: "_i630znox87b", async: true });

  5月29日,朔州警方以其涉嫌非法集资案发布通告。朔州警方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官军乐已逃往海外,多年来他们一直追查此案,目前正在侦破中。

  身家过亿的“鲍鱼大王”

  今年42岁的上官军乐出生于山西运城。他的母亲说,小时候家境贫穷,19岁时,上官军乐去了朔州做洗衣粉促销员。2001年,上官军乐在朔州经营服装店攒了笔钱,2004年,他花费百万元租下区政府后院的朔城宾馆,并改造成一家五星级酒店

  2007年,上官军乐创办“豪门吉品鲍府”,让他在山西朔州暴得大名。

  这是一家高消费的奢侈餐厅,专营高档“鲍鱼、鱼子酱、法国松露、西班牙火腿”,“人均三千到五千不等”。

  上官军乐曾在一期访谈节目中宣称,要打造“舌尖上的劳斯莱斯”,“装修鲍府时,光设计费就要150块钱一平米。吃饭时,可能会突然传来一阵琴声,或蹦出一个美女为大家弹奏一曲。”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都是朔州高消费的代表。

  “在当年,鲍府的服务是其他饭店没有的。”曾去过鲍府吃饭的上官军乐的朋友描述,一进门就能看到上官军乐买来的字画和古董,在鲍府,他第一次用“公筷”,服务员都戴着手套,餐桌上的盘子有一滴油就得换掉。

  “豪华”背后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高消费。一名曾在鲍府消费过的食客称,那里一顿饭至少上万元,一次消费几十万也算正常。

  一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描述称,当时,山西煤业发达,奢华的鲍府也随之生意火爆,几乎每天门口都停满了豪车。

  有了钱之后,行事高调的上官军乐买了一辆劳斯莱斯,还花几十万元买了个尾号001的北京车牌。

  有媒体报道称,开业一个月后,鲍府的销售额就过了百万元。短短5年时间,上官军乐就在太原、吕梁等地开了五家分店,他也成了身家过亿的“鲍鱼大王”。

  生意上的成功让上官军乐成了山西名人,除了是几家公司的老板,他的头衔也越来越多: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理事、中国食文化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理事、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

  曾因行事“高调”被质疑

  在商人的角色之外,2011年后,上官军乐更多地因“高调捐款”被公众关注。

  他的捐助是从网络开始的。2010年开始玩微博后,上官军乐几乎每天都会发微博,小到吃羊肉泡馍,大到评论国际时事。据媒体报道,2011年6月,有网友在微博拍卖一柄象牙古剑,捐助因车祸致残的女孩,上官军乐以6.6万元拍下,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慈善”之路。

  一次广为人知的事件是,2011年7月19日,为救助山西白血病女孩贾悦,上官军乐发微博称,给每人1元授权,“你转发,我捐钱”。最终,该微博被转发了50多万次,上官军乐一次性捐款40万。

  之后,上官军乐还亲自到医院探望,喂贾悦吃水果,贾悦还叫了他爸爸。

  除了媒体的跟进报道,上官军乐也多次发微博讲述经过。这次捐助让上官军乐在网络上成为知名人物,但也因过于“高调”而被质疑。有网友称赞他是“山西好人”,也有人说他是“山西版陈光标”。

  上官军乐回应称,“无论是赞我的还是骂我的,只要转发我都感谢。”

  在这之后,上官军乐的网络捐助明显多了起来。那一年,他还捐助设立了“上官军乐诗歌奖”。面对朋友的疑惑,他解释说,“想支持一下文化发展。”朋友听后笑了,“我觉得他是被忽悠了”。

  2011年底,上官军乐被评为“感动山西”候选人。山西新闻网在报道中描述他称,“鲍鱼大王”迈进慈善队伍,在微博高调“出镜”。在接受采访时,上官军乐并不否认自己的高调,他说,“只要是善行,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该被鼓励。高调也没什么不好。”

  跟上官军乐熟识多年的一位媒体朋友回忆说,一段时间后,上官军乐觉得自己做慈善很乱,朋友建议他形成自己的模式,可以号召他人,也能宣传自己。

  2012年5月22日,上官军乐发起“每周一善”活动, 在微博征集帮扶对象,每周定向捐款5000元。

  这位媒体朋友坦言,上官军乐高调做慈善的背后,也是为了个人宣传,公益成了他另一张“名片”,酒店餐厅的营业额也扩大了。

  活动发起后,上官军乐在网络上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他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有一次他参加聚餐,一个没有见过的客人却知道他是个慈善人士,“他对我说,听说你做慈善,以后我们的接待就放在你们这里了。”

  上官军乐发的最后一条微博。网络截图

  难以支撑的“高端餐饮”

  2012年,上官军乐“慈善”名声渐起的时候,鲍府的热闹却开始消退。

  弟弟上官军勇回忆说,2012年开始,一些高端餐饮店生意惨淡,鲍府的经营也陷入困顿。当时,在老家运城的分店已经装修完了,却一直开不了门。

  除了经营问题外,上官军乐还开始陷入资金困境。上官军乐的一位朋友介绍,为了生意周转,2011年上官军乐开始对外借钱周转生意。2012年,为了筹备豪门吉品鲍府上市,上官军乐又借钱拓展业务。

  工商信息显示,2011年8月,上官军乐注册成立了朔州森焱小额贷款公司。一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贷款公司成立后,上官军乐就交给朋友耿建忠打理。从2011年到2013年,耿建忠陆续以两分的利息,向多名亲戚朋友借贷,为了赚利息,这些亲友再拉拢自己的亲友借钱给小贷公司。

  借款人高先生称,他们借钱就是为了利息,但大部分人只拿到一两个季度的利息,“后面不仅利息没给,本金也拿不回来了。”

  上官军乐还在为鲍府上市招募资金。一位“股东”提供的入股投资协议书显示,2012年8月,豪门吉品公司积极运作海外上市,为了扩大上市前的经营规模,决定增资扩股6000万,每股300万,收益权利最直接的一项是,每季度享有2分的利息。

  尽管鲍府的生意已显颓势,但上官军乐还是多次公开宣称自己看好高端餐饮的市场,并会坚持做下去。

  2012年3月,在央视的《创业天使》高端餐饮专场栏目中,有投资人在节目中分析称,从风险投资角度看,上官军乐的鲍府风险较大,很难规模化,中高端餐饮能否被广泛接受,是一个挑战。然而,上官军乐并不认可,称自己希望将鲍府打造成百年品牌。

  2013年的端午节,鲍府太原店推出“吉品松露鲍鱼粽”,每个售价高达9999元,宣称是用10只四头干鲍、松露、西班牙火腿以及泰国香米制作而成,被质疑为炒作。

  《焦点访谈》在做端午节粽子市场调查时,报道了鲍府的“天价粽子”。面对质疑,上官军乐说,“我们推出这款天价粽,意在宣示将一直坚持我们的高端路线。”

  但也是在那一年,一口鱼子酱就要卖上千元的鲍府,推出了一百多元的优惠套餐;鲍府太原店为增加收入,甚至在早上卖起豆浆油条;一向坚持做高端餐饮的上官军乐,还和朋友合开了一家快餐店,主营特色砂锅小吃。

  一位熟识他的朋友说,2013年下半年,上官军乐明显不爱说话了,微博上也不再发表评论,上了饭桌就默默喝酒,总是心不在焉。“那时候他很忙,压力大,脸上都起了火疙瘩。”

  2013年11月16日,上官军乐发了最后一条微博:“因个人原因,微博暂停,我在每周一善的捐助也暂停,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半个多月后,上官军乐“消失了”。

  卷入亿元集资案后“潜逃”

  上官军乐失踪的时间是2013年12月9日。他的好友告诉新京报记者,那时他儿子还未满周岁,“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消失。”

  好友耿建忠的案发,将上官军乐的“消失”的原因指向一桩集资案。

  2014年6月24日,耿建忠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朔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31日经朔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2017年4月,耿建忠被法院判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

  裁判文书显示,法院审理认为,森焱小额贷款公司从成立到2013年12月9日,上官军乐指使公司股东耿建忠以资金委托协议等名义,以月息1.5%-2%的利息向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其中,有被害人报案的共计164笔借款,涉及117人,共吸收存款1.1亿余元;无被害人报案、未提供依据或相关数据记载不一致借款共计93笔,涉及单位2家,个人43名,共吸收存款5990万元。

  犯罪嫌疑人上官军乐在此期间,以月息2.4%-3%的利息从森焱小额贷款公司借款12278.87万元,于2013年12月9日潜逃,至今下落不明。

  一名知情人士称,2013年12月4日,上官军乐把名下的朔城宾馆转让给耿建忠,但没有变更工商信息。月底,耿建忠就将朔城宾馆抵押给多个债权人,但由于其他公司也起诉了上官军乐,朔城宾馆被查封,这些债权人无资产可执行。

  一位借给森焱公司500多万元的女士表示,自己的钱是耿建忠出面借走的,但借款人都知道公司是上官军乐的。

  “我们不是盲目的。我们去看了上官军乐装修豪华的朔城宾馆和鲍府,又想到他做慈善、上电视,还是人大代表,觉得很有实力。”一位借款人说,小贷公司的一面墙上,贴着不少上官军乐与官员和明星的合影,他们更加认为,“钱是安全的”。

  工商信息显示,上官军乐名下有森炎小额贷款公司、山西豪门吉品有限公司、并实际控制朔城宾馆、朔州好望角娱乐有限公司。随着上官军乐的离开,这些公司被牵扯进多起诉讼,工商状态变成“吊销”,上官军乐也成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

  “希望他回来面对问题”

  距离上官军乐潜逃已过去近7年时间。5月29日,山西朔州公安局对上官军乐发布10万元悬赏通告称,2014年3月10日,朔州警方依法立案侦查一起非法集资案。经查,上官军乐有重大嫌疑。

  警方调查发现,上官军乐失踪那天,给弟弟上官军勇发短信说自己“走了”,让其有事找耿建忠商量。

  上官军勇称,在2013年下半年,哥哥曾把公司的债务告诉自己,但没有想到他会失踪。

  上官军乐失踪后,他名下的鲍府、好望角会馆陆续爆发员工讨薪问题。据媒体报道,2014年1月14日,100多名员工及有债务纠纷的商家拉条幅在好望角公司附近维权。朔州经济开发区有关部门接待了讨薪的员工,并垫付了一些工资。

  上官军勇比上官军乐小8岁,从开服装店的时候就跟着哥哥干,之后成了小贷公司的股东和朔城宾馆的法定代表人。哥哥涉案后,他也随之被限制高消费,成了债务人。

  除了上官军勇,家中的妹妹、妹夫等跟着上官军乐的数人,也因上官军乐的离开,成了失信被执行人。提起哥哥,上官军勇有些埋怨,“我每天打两三份工还钱,希望哥哥能回来面对这些问题。”

  6月中旬,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昔日辉煌的9层好望角会馆如今已落满灰尘,门口的玻璃门被砸烂,里面垃圾遍地。当地人透露,讨薪人为了挽回损失,将里面的家具变卖。

  紧挨着好望角会馆的,是上官军乐的鲍府餐厅,门上挂着出租横幅。房主称,上官军乐还欠他百万元房租,屋内曾展示的字画、古董等物品被当地相关部门拿走扣押。

  记者留意到,上官军乐消失后的几年里,仍经常有人通过微博向他求助募捐。警方的悬赏通告发布后,这位失联的“慈善大v”也再次引起关注,不少网友在微博中留言,呼吁他“早点回来”。

  6月9日,朔州警方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官军乐已逃往海外,多年来他们一直在追查此案,目前案件正在侦破中,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4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