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17岁少女举报被父母逼婚 母亲埋怨“你出生就害我被人指指点点”

admin 2周前 ( 07-01 03:57 ) 12 抢沙发
17岁少女举报被父母逼婚 母亲埋怨“你出生就害我被人指指点点”摘要: 原标题:17岁少女举报被父母逼婚 母亲埋怨“你出生就害我被人指指点点” 2020年端午节,依依(化名)更新了朋友圈:“不要跟我...
原标题:17岁少女举报被父母逼婚 母亲埋怨“你出生就害我被人指指点点”

2020年端午节,依依(化名)更新了朋友圈:“不要跟我说这个世界有多美好。那是你的世界,不是我的。”

15天前,6月15日,17岁的依依重返初中课堂。此前,这个广东云潭镇女孩向当地妇联举报被父母逼婚,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2岁,隔壁村人,见面6次,这是父母给依依选定的结婚对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6月2日,依依会和该男子举行婚宴。

婚礼前一天,一切因为依依的举报而改变。

在当地民政部门与派出所的介入下,双方退婚,彩礼钱退回,婚宴取消。此前,依依曾表示,她于三年前考上高中,因被父母带到外地务工耽误了领取录取通知书。她报名7月20日的中考,期待读高中,考大学。

6月25日,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的专访中,对于大学梦,依依称已改变想法,“我想考虑一下职中。奈何耽误了三年,我感觉也考不到曾经的成绩了。”

这个17岁的女孩,喜欢舞蹈,曾想上舞蹈学校但也仅止于想象,“我想把舞蹈留给业余爱好。职中打算选电子商务或者计算机应用,为了以后的工作,结合社会发展需要来选择。”

17岁少女举报被父母逼婚 母亲埋怨“你出生就害我被人指指点点”

婚宴前一天,她毅然举报父母

“如果不去,我一生就毁在我妈手里了”

“不要谈关于他们(父母),想起这些事很烦”,依依从微信上打来一行字,“情绪持续低落”。她的微信头像是个卡通女孩,齐刘海,不苟言笑。

2017年,初中毕业的依依随父母赴深圳务工。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彼时正值暑假,她以为假期结束即可返回。但她以为自己没考上高中,便留在了深圳。

依依称,母亲不让她继续读书的原因,是“老师投诉太多”。她坦言,父母以前确实曾收到过投诉,如“作业不完成”等,但并不多。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来袭,父母停工,开始给依依筹划婚事。至于父母当时为何会催婚,依依称不知情。

展开全文

媒人介绍了邻村一位22岁的男子。3个月内,依依和他见了6次面,即被父母安排结婚,定于6月2日举行婚宴。其间,依依多次告诉母亲不想结婚,但遭到拒绝。

6月1日,婚宴前一天,同学建议依依找妇联求助。依依遂前往高州市云潭镇妇联反映情况。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妇联前,自己曾一度犹豫,“怕会破坏(和父母的)关系。但如果不去,我一生就毁在我妈手里了。”

向妇联求助后,她既紧张又放松,“紧张的是关系,放松的是不用结婚了。”

当日下午,在当地民政部门和派出所介入后,双方家庭同意退婚,女方家退还5万元彩礼,翌日婚宴取消。

这天,悠悠才从同学处得知,自己已于三年前考上高中,但因被父母带到外地打工而错过了领取录取通知书。

对于这些烦恼,依依说,自己尽量谁也不告诉,“憋着,憋到极致的时候,会跟一个网友说。”

三年前,依依在一个游戏QQ群里认识了网友阿秋(化名),年龄相仿的两个女孩熟络起来。当阿秋得知依依准备报考职中一事,她告诉依依,“还是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依依说,阿秋能理解自己。

村干部说,她父母已支持她读书

“我们同她父母多次协调过,再三确认了态度”

依依形容自己有些“社交恐惧”。红星新闻记者初次致电她时,这个少女有时沉默良久才回答,声音含糊。经过一天的交流,她的话才明显多了起来。

她说,快80岁的爷爷和叔公叔婆都支持自己读书。“端午节和爷爷去了附近的小庙屋祈福,弟弟没去。弟弟不想去,一句话搞定,我不想去会被骂。哪里都不想去,心累。”

“心累”,在依依和红星新闻记者的交流中,这个词不是首次出现。此前言及学业时,她也曾说,“心累,没有信心。落下了三年,我感觉考不到曾经的成绩了。我想考虑一下职中。去学校就尽量学吧,尽量提升分数。”

选择报考职业中学,是否意味着放弃大学梦?依依回答,“算是吧。自己心理上很难受。”

对于能否考上职中,她心里也没底,“不好说,名额少,报名的人多。”

依依表示,返回初中课堂旁听后,学校已免除她的学费及伙食费。

6月25日,高州市妇联黄姓值班人员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依依父母目前在外务工,他们将负担依依就读职中的费用。他表示,目前依依“不需要社会上的捐助” 。

不过,依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父母)还是不肯(支付职中的学费)。”

6月29日,依依的爷爷回应红星新闻称,此前依依父母不支持依依读书,不愿交纳学费。自从退婚事件后,依依父母赴深圳务工,自己与他们再无联系,无从得知他们的态度是否转变。但据村干部说,依依父母目前愿意支持依依继续求学。

老人还回忆,依依父亲每月都会和他联系,如果钱不够,往往会寄来3000元左右。

红星新闻记者6月29日再度联系高州市妇联。一位梁姓工作人员表示,“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女孩现在在复习,很快要考试了。听镇妇联说,因为她要安静地复习,不让我们去,只能是村委会跟镇政府去说服她的父母给钱,供她继续读书。她家庭经济条件还是可以的,有能力供得起她读书。”

云潭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也于6月29日表示,“我们已经做好协调工作,她父母对她读书没有任何意见。她是未成年人,希望不要过多地去干扰她的学习和生活。”

同日,高州市云潭镇分管妇联工作的党委委员黄晓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同她父母多次协调过了,再三确认了她父母的态度,她父母对此事是没有意见的。其实很早之前,她父母已经对她继续读书没有意见了。如果还有疑问需要我们再确认的话,我们可以再去确认。”

至于依依与父母说法各异的情形,黄晓燕认为,“应该是孩子跟父母之间沟通的问题。它只是一个家庭矛盾,沟通不到位的情况。孩子跟父母之间的沟通还是要逐步去建立。”

一年前曾“逃离深圳”想报名中考

“我不喜欢回忆,我是靠忘得快才撑那么久”

一年前,16岁的依依曾决定“逃离深圳”。

对于在深圳务工的经历,依依回忆,初中毕业后,父母带着她来到深圳一家工厂,三人均从事手表装配工作。“累。7时45分上班,忙的时候晚上11点下班。中午休息2小时。”依依说,她曾向父母提过几次离深返校,但“他们态度强硬,不想做无用功。”

2019年夏,端午将近。“我跟她(母亲)讲,我要读书。她不同意,我就有一个星期没有去工厂。然后我忍不住了,问老板要放行条,说我想走。”

老板同意了依依的请求,“我不是正式员工,所以可能比较容易(外出)。老板叫我第二天过去拿放行条。”依依回忆。

然而,最终没能瞒过父母。“本来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自己回去。他们知道了说,如果你还不适应的话,可以回去玩一个月,过了端午就上去(回深圳)。”

依依称,那时她才知道,母亲把自己的年龄对厂方说大了2岁。

6个多小时后,一辆长途汽车把依依从深圳载回了故乡。虽然离开了深圳,但依依直言自己并不快乐,“很少有开心的时候。”

回到云潭镇后,依依曾试图重回校园,“去找了市教育局,说想报名中考。但当时中考报名的时间已经过了,叫我今年过了年,再去找他们报名。”但今年春节后,因为疫情等原因,依依并未再去。

依依称,自己已记不得当年多处细节,“我不喜欢回忆,我是靠忘得快才撑那么久。”

羡慕弟弟“全家都对他那么好”

“我有一个兴趣,但是太难实现,可能太烧钱”

在家里,依依还有一个弟弟,但不知道弟弟的确切年龄,“可能11岁吧”。

她心里很羡慕弟弟,“全家都对他那么好,我从小是被打骂大的。我可能8岁就洗碗了,爷爷还天天骂我不洗碗。”

提起母亲,依依直言,“有人说从小到大,我和她都是像仇人一样。”她举例,母亲曾对自己说,“你一出生就害得我被别人说,指指点点。”

回忆童年,依依说自己“没有梦想,也不敢有什么爱好”,即使有“一时兴起”的事,家人也会说“那个东西没用。”

退婚后,依依父母赴深圳务工。“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不联系。”依依说。当红星新闻记者提出联系采访其父母时,她婉拒道,“不用跟我爸妈说(采访)了吧。如果有人联系他们,说关于我的事情,他们就骂我。”

依依坦言,她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性格、心态、心理”。她曾见过一次心理辅导师,那是6月10日上午,云潭镇妇联和志愿者等一行9人回访她家,并送去一套备考教材。依依称,其中有一位心理辅导师,但和对方“没有单独聊”。

初次采访时,依依曾称自己“没有爱好”。翌日她改口道,“我有一个兴趣,但是太难实现,可能太烧钱吧。”她喜欢舞蹈,但并没真正学过,“这方面不太了解,拉丁舞感觉不错。”

关于未来,依依尚无明确规划,她说:“没经历过职场生活,不好决定。至少不能被人欺负。”

【对话依依】

放弃大学梦,心里很难受

红星新闻:现在能适应返校后的学习生活吗?

依依:文科比较吃力,很多要背的我记不住。现在7时30分之前到学校,16时50分下课,差不多得下午5点回家,回家学到晚上9点。去学校就尽量学吧。落下了三年,我感觉也考不到曾经的成绩了。心累,没有信心。我想考虑一下职中。

红星新闻:你曾经表示希望读高中、考大学。现在准备报考职业中学,是否意味着你放弃了大学梦?

依依:算是吧。

红星新闻:放弃大学梦,这个决定艰难吗?

依依:心理上就是很难受,没有了当年的成绩。奈何耽误了三年,手中的剑不再锋利。

红星新闻:有没有想过以后再报考大学?

依依:不知道,以后看自己能力吧,是挺想的。

红星新闻:最近和父母有交流吗?你们大概多久联系一次?

依依:没有。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不联系。现在看弟弟的待遇,我有些羡慕,全家都对他那么好,我从小是被打骂大的。

红星新闻:在你看来,最适合自己的道路是怎样的?

依依:结合社会发展需要来选择,没有感兴趣的,那就选稍微在行的。有一个兴趣,但是太难实现。是艺术类,舞蹈。拉丁舞感觉不错,还喜欢那些基本功。

红星新闻:梦想过上舞蹈学校吗?你说的“职中”是指舞蹈院校吗?

依依:想去。不是舞蹈院校,职中打算选电子商务或者计算机应用,为了以后的工作。我想把舞蹈留给业余爱好。

【律师说法】

父母逼婚未成年女儿

违反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

一个尚未成年的17岁少女,竟被父母逼婚,差点走进现实“婚姻”。虽在当地警方和妇联介入后,此事未能成为事实,但家长的这种做法,在法律上是否合法合规呢?

对此,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张柄尧律师表示,依依父母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其中,《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五条:“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允许或者迫使未成年人结婚,不得为未成年人订立婚约。“《婚姻法》第三条:“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第六条:“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女不得早于二十周岁。”

张柄尧表示,为全面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未成年人保护法》设置了家庭、学校、社会、司法四重保护。因此,包括各级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等均对未成年人保护负有法定职责。接到未成年人求助信息后,相关机关,组织均负有及时救助,及时向相关主管部门报告职责,否则即有可能构成渎职。父母强迫未成年子女结婚,属严重的监护人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情形,经教育不改的,司法机关可撤销其监护资格。若过程中父母还采取了暴力手段,造成严重后果,则有可能构成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将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宏宇表示,我国婚姻法规定的法定婚龄,男性为22周岁,女性为20周岁。未满法定年龄结婚属于法律禁止的行为。本事件中的依依做法是可取的,父母逼婚但违反法律时,可以向民政部门和妇联等机构反映,请求其作为第三方机构予以调解。

宋宏宇律师认为,根据我国《民法总则》规定,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因此,无论父母是否承诺,依依在年满18周岁之前的教育费用,只要在能力范围内,其父母必须承担。

声明:以上图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