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40亿元被占用,实控人竟不知情?舍得酒业被证监会调查

admin 3周前 ( 09-09 03:33 ) 8 抢沙发
40亿元被占用,实控人竟不知情?舍得酒业被证监会调查摘要: 原标题:40亿元被占用,实控人竟不知情?舍得酒业被证监会调查 近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
原标题:40亿元被占用,实控人竟不知情?舍得酒业被证监会调查

40亿元被占用,实控人竟不知情?舍得酒业被证监会调查

近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舍得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政立案调查。

资料显示,周政是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的实控人,而天洋控股则通过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控股舍得酒业。

就在十多天前,舍得酒业自曝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金额累计超过40亿元,且仍有4.4亿元尚未归还,而舍得酒业2019年全年利润不过5个亿而已。此事甚至引发上交所问询,并提出严肃批评。不过令人疑惑的是,在之后舍得酒业给上交所的回复公告中,周政自称对公司违规情况不知情。

2015年,天洋控股在收购舍得集团时曾定下2020年达到100亿营收的目标。2019年,舍得酒业实现营业收入26.50亿。来到今年上半年,舍得酒业距离百亿目标反倒更远了。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营收10.26亿元,同比下降15.9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降11.45%。

舍得酒业40亿资金被占用

9月1日晚间,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政立案调查。本次调查仅是针对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涉及上述事项进行的专项调查,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产生影响。

同时,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局表示,对舍得酒业的董事长刘力、副董事长、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强以及首席财务官李富全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此事源于十多天前舍得酒业的一份公告。

8月19日,舍得酒业公告称,经自查发现,2019年以来,公司的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存在通过蓬山酒业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其中,2019年度累计发生金额约为21.6亿元,目前已基本结清。2020年1月1日至8月19日期间累计发生金额约为18.52亿元,尚未收回资金约为4.75亿元,其中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费3486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舍得集团持有舍得酒业29.91%的股份,是舍得酒业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持有舍得集团70%的股份,是舍得酒业间接控股股东;而蓬山酒业由天洋控股指派人员管理,是舍得酒业的关联方。不过蹊跷的是,在2019年年报及前期公告中,舍得酒业未认定与蓬山酒业存在关联关系,且未披露存在非经营资金占用的情形。

展开全文

4.75亿元对于舍得酒业而言并非小数目,要知道2019年舍得酒业净利润也仅为5.07亿元。当晚,上交所便火速下发问询函,要求舍得酒业说明上述资金占用的具体发生过程、占用资金的实际流向,以及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不当交易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上交所同时指出,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行为,严重侵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形严重的,上交所将对其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此外,上交所将对相关人员违法违规行为,启动纪律处分程序,严肃追责。

目前,天洋控股已承诺在今年9月19日前归还欠款及利息。同时,为进一步保障欠款能及时、全额归还,舍得酒业已向法院申请对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对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集团70%的股权予以冻结,冻结金额以6.7亿元为限。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孔磊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我国《证券法》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舍得酒业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对此事负责;若实控人组织、指使了上述违法行为,也应对此负责。同时,根据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义务人违反法律规定,进行虚假陈述,造成证券市场投资人损失,投资人有权主张民事侵权赔偿,赔偿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此外,孔磊还表示,若舍得酒业实控人占用舍得酒业资金一事坐实,那么其实控人占有资金又未披露,明显违反了信息披露的相关法律法规,舍得酒业的相关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如实尽到自己的义务,亦要承担责任。这些违法人员不仅面临职业信誉的丧失,还得面临证监会的处罚,股民的索赔等一系列惩罚。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天洋控股和舍得酒业之间的资金纠纷来看,双方存有矛盾。“舍得酒业申请对天洋控股股权的冻结就是一种翻脸行为,这也说明天洋控股对舍得酒业还没有实现完全控制,双方并不是利益共同体。管理层和控股股东之间存有矛盾,也会让投资人产生担忧,对企业伤害巨大。”

不过天洋控股能否到期还上这笔钱仍然存疑。业内人士分析,天洋控股之所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或与自身资金链紧张有关。8月3日,天洋控股新增了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约26.65亿元,周政也成为被执行人。此外,天洋集团于今年4月份申请对2017年先后发行的“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及“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两款集合信托计划展期兑付。

百亿目标难以兑现

资金纠纷引发关注的同时,舍得酒业发布了2020年半年报。

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26亿元,同比降低15.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4亿元,同比降低11.45%;扣非后净利润1.47亿元,同比下降18.66%。“今年上半年,白酒行业一方面面临中高端白酒阶段性去库存及竞争加剧的问题;另一方面,受疫情持续影响,宴席、商务应酬等消费场景减少,导致中高端白酒的终端动销减弱。”舍得酒业在半年报中称。

目前A股市场19只白酒股半年业绩均已出炉。对比利润增速均在两位数以上的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等企业,舍得酒业的半年业绩并不理想。

分季度看,舍得酒业在一季度遭遇了营收净利双降的窘境。数据显示,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4亿元,同比下降42.02%;实现归母净利润2668万元,同比下降73.46%。大幅下降的主营收入令舍得酒业一季度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流出7426万元,同比下降578.93%。不过在二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22亿元,同比增长18.83%,环比增长53.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亿元,同比增长62.02%,环比增长415.21%。

分产品来看,舍得酒业中高档酒实现销售收入为7.54亿元,占据酒类业务约88.92%,同比下滑24.72%;低档酒在上半年表现突出,实现销售收入为9433.18万元,占据酒类业务约11.08%,同比增长243.69%。这与其它已公布半年报的酒企高端上行而中低端下挫的情况不同。然而,尽管低档酒增速快,但因整体销售规模远小于中高档酒,因此并不足以拉动舍得酒业整体销售情况上行。

分市场看,舍得酒业省内实现销售收入2.10亿元,同比下降22.32%,占比酒类营收约24.76%;省外实现营销收入5.84亿元,同比降低19.92%,占比酒类营收约75.24%,省内省外均“失守”。此外,数据还显示,上半年舍得酒业新增经销商157家,退出经销商98家。截至报告期末,舍得酒业共有经销商1835家,较2020年第一季度增加79家。

不过电商渠道反而成为其上半年销售的亮点。受到今年疫情影响,白酒数字化转型不断加速,部分酒企也进一步布局线上渠道,舍得酒业也不例外。上半年电商渠道实现销售收入5373.62万元,同比提升86.59%。舍得酒业指出,下半年公司将继续加快数字化转型升级步伐。计划下半年完成业务中台建设,按照全渠道、全链条的方式加速营销数字化转型,提升服务水平、加强货源管理、实施精准营销。

2015年,天洋控股以总价38.22亿元摘得舍得集团70%股权,取代射洪县政府成为新的控股方。按照约定,到2018年,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到2020年,舍得集团销售收入力争实现100亿元,税收20亿元。目前看,舍得距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在肖竹青看来,舍得酒业未来一方面要解决好内部矛盾,尤其是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否则将成为制约企业发展壮大的最大隐患。另一方面要建立属于自己的根据地市场,同时实现人才的全国化。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