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admin 3周前 ( 09-10 03:32 ) 12 抢沙发
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摘要: 原标题: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近日,一份《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在网络文学圈引发争议。 这份报告由中...
原标题: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近日,一份《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在网络文学圈引发争议。

这份报告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在第四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开幕式中发布,报告通过“政策引导”“市场发展”“内容创作”“作者培育”“未来展望”五部分呈现。

引起网文圈“地震”的是报告中这样一组数据:“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市场规模达到201.7亿元,网络文学作者数量达到1936万人,签约作者数量达到77万,网文作者平均月收入5133.7元。”

伴随报告发布,“网文作者平均月收入5133.7元”变成话题,随即登上微博热搜榜。

随着话题发酵,网友和网文写手们一同掏出了计算器。

图/图虫创意

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算账

“5133.7元/月*签约作者人数77万人*12个月=47435388000元。”

这是怎样的一个数字?“四舍五入就是500个亿人民币啊。”

网友们迷惑了,“报告中赫然写着网文市场规模达到了201.7个亿,光支付稿酬就要花出去400多个亿,这个产业一年亏空有200多个亿啊?”

更迷惑的是网文写手们,写手们拿着这份报告奔走相告,相互传阅,很快变成了朋友圈中的段子。

“平均月薪5000多块钱,我不知道是怎么平均的,如果把我跟XX网文大神平均,我俩的平均月薪能破百万。”

“听到这个平均月薪我特意去查了我的银行卡余额,65元,我居然用一个6位数的密码去保护一份2位数的资产。”

“我写网文几年了,最多一个月拿过3000元的稿费,从没见过5000元,对不起,我拖网文作家的后腿了。”

展开全文

有网文作家翻出了2018年公布数据,撰写《斗罗大陆》的网文作家唐家三少以1.3亿的版税收入,位列网络文学作家首位。

“唐家三少平均月薪在1000万以上,有1999名月收入为0的作家和他在一起平均,就可以达成,月平均工资5000元的数据。”

这样的数据有什么意义?

对此,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的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了该数据产生的方式。

“这组数据是我会面向主要网络文学企业调研后,通过相关数据进行系统分析得出的,企业在统计时并非按照全年签约的作者规模作为基数,而是按照某月有收入的作者进行计算,因为兼职作家较多,创作不稳定,很多新作家几乎无收入在创作,两个规模之间存在一定差距,实际统计过程中,作者收入不是以作者总收入除以总作者规模,而是根据参与调研的网络文学企业提供的作者工资区间,按照区间平均分布做的均值计算。”

至此,关于网文作家月薪5133.7元的争议,似乎有了一个结果。

只有5133.7元?

与网文作家对于报告中平均月收入5133.7元产生质疑不同,广大网友则认为,这个数字比自己心中预期低了不少。

这些网络写手,每月只有5000多元钱的收入么?

如今,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品跳出文本模式,通过漫画、游戏、动画、剧集、电影、舞台剧等多种形式让更多受众看到。由于影视作品受众基数大、传播范围广、影响力强,成为当下IP赋能网络文学最突出的表现形式

部分头部网络文学作者得以被人们所熟知,而单部文学作品动辄几百万的版权交易金额,让许多网友认为,网络文学作家赶上了好年月。

但事实上,头部作家数量凤毛麟角。同样是《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的另一组数据说明了一些问题。

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图/《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

数据清晰显示,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包括暂无收入)的网文作者,占到了68.7%,而在金字塔尖能月收入达20000元/及以上的,只占4.1%。

“网文这个行业,写得好就赚钱,写不好就没钱,至于什么是好还是不好的标准,看读者。”一位就职于网文平台的资深编辑说。

该编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新入行的签约作家,在保证更新字数的情况下,最低的稿费是3元/千字,一部分老作者可以达到6元/千字,大量的签约作家是通过每日更新拿到平台给与的全勤奖励来生活的,大概每月600-1000元不等。

网络写手创作完的作品通过平台,获得订阅,平台将会对订阅数量和更新字数进行再度核算,最终给到作者手中。

一位普通作者每月更新20万字,有200个订阅读者,那么他将在月末收到月2000元左右的订阅费,加上全勤奖,收入大约为3000元。

部分相对优秀的作者会与平台签署买断条约,可以拿到30元-50元/千字的合同,但签署买断合同后,平台享有作者著作权中的财产权。一旦作品被买断,后期可能会产生的所有商业价值都与作者无关。

真大神,不会签署这样的合同,甚至可以拿到10000元/千字的稿酬。

事实上,被人们奉为大神的马伯庸直到2015年才离开他任职了10年的电气公司,成为一名“全职作家”,此前,他已经创作出如《凤起陇西》《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古董局中局》等作品。

他曾对媒体表示,“我把每天工作的8个小时拿出来写作的话,写作赚的钱比上班多,那我就没有必要按照别人的日程工作了。”

但是,大神之所以被称作大神,就是因为他们是极少数。

更多的普通作者是靠着订阅、月票、全勤奖挣扎在温饱线上。IP改编对于很多作者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图/《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

塔座

“从收入上来说,毫无疑问,我就是那个金字塔的塔座。”

网文写手小虎向中国新闻周刊展示了某网文平台后台为他提供的收入数据,上面是一个饼状图,里面呈现了“自有平台”“版权收入”“集团平台”“第三方渠道”等多个组成部分,右下角有一个合计总收入,小虎某个月的收入是17.51元。

不足20元钱的收入,对于一个31岁的成年人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常把自己的写作冲动误认为自己的写作才能,自以为要写就意味着会写。”在《围城》一书重印时,钱钟书在前记中写下了这句话。

“这句话就是说我呢。”小虎是在大二时开始写网文的,“最初就是打发时间,觉得有趣。”

后来慢慢的有人订阅了,最多的时候小虎拿到过2000多元的稿费。

“天赋决定了你的上限,勤奋决定了你的下限,很遗憾我两者都不占。”先不提一部文学作品应有的角色塑造、故事逻辑、起承转合以及矛盾悬念冲突的设置,光开篇就劝退了小虎多次。

“3000字之内抓不住读者,后面你写得再精彩也没用。”

“但网络文学,文学是其次,重要的是按时更新。”

对于一个非职业的写手来说,一天更新10000字也许不是难事,但是如果一年365天每天更新10000字,便会成为巨大的负担。

“我毕竟不是职业作家,在没有高额回报的诱惑下,没有办法坚持每天更新。”

网络就是这样现实,上周还在与你互动的读者,有三天没有更新,就可能会在评论区问候你的先人。

“更可恨的是那些盗版者,辛辛苦苦写了好几天,上线几分钟就被盗版平台盗去,读者不需要花费一分钱订阅,便可以通过盗版平台看到我的作品。”

小虎的一部作品没有完全展开便停止了写作,“不是我不想写了,是我无法通过写作收到我应有的回报。”

每天码字5个小时,还要有将近5个小时的时间用于思考小说的走向,这样才能基本满足读者每日的需求,但是一个盗版就会让写手的努力荡然无存。

长期睡眠不足,身体也出现了问题,在家人和自己给予的双重压力下,小虎选择了放弃,找了一份广告公司相对稳定的工作,偶尔加班,月薪6000元,在三线城市,他自认为勉强达到了温饱线。

如今小虎偶尔还会更新一下自己的小说,但已经不再指望它来生活。

“写网文,要先考虑风险,再考虑回报。”小虎认为,自己想明白了。

小虎的状态,其实是网络文学的常态,绝大部分腰部以下的写手要么是在为爱发电,要么是在苦苦坚持。

他们靠月收入5133.7元,上了热搜

图/图虫创意

困境

越来越多的网文写手意识到,想要全职写网文养家,绝非易事。

近期的付费阅读和免费阅读的争议,更让腰部以下的作者感到了深深的压力。

相比起极少部分金字塔尖的作者可以通过版权费用获得千万甚至过亿元的收入,多数腰部以下作者的收入依赖平台的付费分成和全勤奖等福利,他们的作品实现IP改编的可能性并不大。有人认为,一将推出免费阅读模式,他们也将会是受影响较大的群体,事实上,即便是传统的付费模式,他们的收入也依然难以保证。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看来,尽管网络文学在新世纪以来的蓬勃发展,满足了相当一部分群体对于通俗类型文学的精神文化需要,但是从产业上来看,在数字文化产业当中,网络文学200亿的产值,较之网络游戏、网络视听、网络动漫、网络音乐来说,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

“在数字文化产业的大盘子中,网络文学的实际份额一直都是倒数第一的。总是被吹嘘为文化产业链上游的网络文学,其作为初级生产要素的实际价格与其本身价值的匹配度,却长期以来一直处在极为不合理的区间内震荡。”

孙佳山认为,在我国网民的增量已经明显触顶的情况下,网络文学的读者量已经显然不可能再有本世纪第二个十年伊始,移动互联网普及阶段的狂暴式增长,单纯依靠读者数量拉动、吹大行业规模和估值的时代,已经在悄无声息间终结。

中小微网文作者在原有的付费阅读机制下,看似能够得到相对稳定的经济收益,但实际上已经很难再撼动现有头部网文作家的基本格局,网络文学的内部结构已经高度板结,中小微网文作者已经很难再有正常的上升路径。

“只有完成大面积的IP改编,全行业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可持续盈利;但眼下IP改编的产业路径充满泥泞,大量网络文学作品也不适合视觉呈现,又迟迟无法在商业模式上突围,头部网文作家还具有一线明星式的天价稿酬,所以整个行业都始终无法回归到理性、健康的发展轨道。”

在孙佳山看来,如果我网络文学行业能真正实现去泡沫、去浮躁,针对当前相关平台愈发突出的“效率与公平”问题,进行有效的供给侧调整,通过能够平衡多方利益的制度性规范,捋顺其纠结的行业链条,丰富题材结构,完善类型供给,走进我国当代通俗类型文艺实践的纵深和肌理,那么更多优秀作品才将指日可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虎为化名)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