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借钱、健身、攀富,这上半年,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admin 3周前 ( 09-11 03:47 ) 13 抢沙发
借钱、健身、攀富,这上半年,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摘要: 原标题:借钱、健身、攀富,这上半年,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这是一个很俗的标题,实在想不出更俗的标题来了。 年末的时候...
原标题:借钱、健身、攀富,这
上半年,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这是一个很俗的标题,实在想不出更俗的标题来了。

借钱、健身、攀富,这上半年,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年末的时候,我一定会仰望星空,然后很懊恼给自己这一年做个总结划上句号:我终于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几件事可以佐证。

今年上半年,有些朋友可能生意周转,或者求医问药急需用钱,于是找我借钱,这种现象在过去的几年都未成遇见。我手上还算宽裕,朋友开口,自然是基于信任。我也拉不下面子,能借的都借了,多的也就万把块,少的也就二千左右。既然是借,当然是要还的,这是潜台词,但是期限有些是借款人订的,有些根本没有期限。

在家耗了半年,我的资金也见底了。于是打算做点投资。有一个外地过来朋友要包市政工程,就是修桥补路,投资十万块左右,三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半年工程完工就可以保底赚个五万。我很心动,但是考虑到他是新入行,个人投资也是进入他私人账户,相等于帮他垫资,我又没有精力监督工程进展,投资的事情很容易变成一笔糊涂账。于是,我说观望。

三个月之后,这个朋友很沮丧说,合作方欠薪,他连买米的钱都没有了,工人在闹情绪,能否借点钱。我说,工程做到这个份,不就是无底洞,还不赶紧抽手,要不日后亏的更多。

我就这样拒绝了他借五百元的请求,我自己说服自己不借理由就是,帮他成长吧,让他认清现实。就算我续上几天的命,他还不是越陷越深?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就算暗箱给的肥肉,一样有人照抢不误。

这个朋友还十分不好意思说,打扰了。

在年初疫情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有个亲戚找我借钱,我考虑到她好赌,也是一口回绝。当然,她借钱理由跟大家一样,都是资金周转困难,一个月就会还钱。回过头来一看,我借钱的思路不是大水灌溉而是精准灌溉,而是精准利己出发,例如维系朋友关系、看看未来能否共赢作出的若干考量。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我拒绝一个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就再也没有回头路。这个朋友后面据说带着工人去讨薪,后面据说拿到一些钱,亏了一点钱就离开海口了。直到他离开海口,我都不好意思问问近况。

展开全文

第二件事,下半年我使用上楼电动车,并且推进了家门。

我一向觉得骑电动车很危险,但是有些距离没有电动车真不行。例如接送小孩的学校门口乌泱泱堵上一公里,电动车在里面穿行自如,有汽车的家庭还得标配个电动车吧?

八月,我又换了一家毗邻高端小区的健身房,健身房设备齐全,每台机器旁边还有一条毛巾。这里全身镜真多,而且没有破损,健身之余,在毛孔舒展开的时候挤掉鼻子上的粉刺也十分惬意。健身房中午前后,还有晚上9点之后就很少有人运动,偶尔有一两名私教陪着女学员谈笑风生。不像我之前选择的健身房,晚上9点过后,十几台跑步机才腾出空隙。健身房学员都这么多了,健身房老板还会跑路。我就纳闷,富人区的生活作息跟我们不一样么?

每少去一次,我就损失8块钱,于是我在身体允许的条件下选择一周去五次。我半只脚踏进了富人区,却得考虑3.8公里出行难题。富人区的出行好像都不在乎公共交通体系建立,我选择了骑自行车,拿出家里货仓下压着十年没骑的折叠自行车。前三十分骑行到健身房当热身运动,锻炼一个小时还得蓄力,后面30分钟得继续有氧运动踩回家。

两天下来,我担心体重会把车圈压扁,担心上坡时链条会踩断。这两件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怕是臀部到屁沟火辣辣痛,踩完车去健身房练器械,基本上双腿抽搐,根本没法发力,于是我选择了骑电动车,从电梯里面推下楼,扭动油门车就往前冲。第一次骑电动车,学习也不难。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绿灯亮时,我扭动油门,车没有动,后面一堆电动车滴滴按喇叭催促。他们从我身边擦过,还扭头一瞥,我深深感受到了鄙夷。我把车上几个按钮都按了一通,车奇迹般地就动了。这样我就到了目的地。

经过这道眼神洗礼,中年人的傲慢和自卑都被杀死。我进入任何场所都没有心理障碍。大家处于鄙视链一环,谁鄙视谁还真不一定。

第三件事是我越发喜欢跟有钱人交朋友了。

例如,九月一天,我在地下室的出口看到一辆宝马车慢腾腾往前挪,我闪灯示意他先走,两车交错,他打着电话点头跟我微笑,原来是楼上邻居。我停好车,宝马车又开回来了,他从后备箱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交给我,这是好东西。

有钱人就是喜欢故作神秘,而且朴实无华。

我客气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土鸡蛋。

9月,我在朋友圈卖酒,有朋友帮衬成交了第一单,我兴奋就想抹去名字去发朋友圈,这都是微商、保险、促销朋友带我的启示录。车到山前必有路,人到用计必有套。

但是我忍住了,怕拉低这款酒的品味。

宝马哥约喝酒,我带上酒,他带上菜,我喜欢听土豪励志故事。

在过去一年里,虽然没有十万年薪,但是我却喜欢上了海钓。宁可勒紧裤腰带出海一次,也不愿意十次淡水钓。海钓,只不过是想跟这些有钱的玩家站的更近一点。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阅读了近代史有关太平天国,鸦片战争,中间地带的革命,朝鲜战争等相关书籍,本来这些书跟我目前混饭吃的行业没多大关系,我只不过是为了跟土豪和大咖在一起聊天有点共同话题,唬一唬人。谁叫他们饭桌上喜欢这些话题?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越来越反感无效社交,却越来越喜欢把精力投入到遥不可及,却看起来很精准的生意上。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喜欢烧上一点藏香,翻翻一些书,盘点下收藏的酒和茶,然后抹下总减不下去的肚子,若有所思。

八月,我遇到一个大学同学,喝了一瓶收藏的白云边外加两瓶中低端罐装红酒之后,我对他的成功总结道,你大学期间就表现的很圆滑。他说,这叫成熟。相反,我发现他没有变,变化倒是我。我离当初讨厌的自己越来越近了。

很多爆红的网文《终于,我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很多人都说自己越看自己越讨厌,一首歌《少年》就火了,你还是曾经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把现在偶尔的纯真奉为圭皋,问题是纯真年代真吃不饱。矫情只能传唱,过一过嘴瘾,这也是讨厌的原因。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