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时尚常常给的只是一个天花乱坠的鼻子

admin 2周前 ( 09-15 03:43 ) 12 抢沙发
时尚常常给的只是一个天花乱坠的鼻子摘要: 原标题:时尚常常给的只是一个天花乱坠的鼻子 Jean Michel Folon 阿城,原名钟阿城,作家,编剧,摄影师,文...
原标题:时尚常常给的只是一个天花乱坠的鼻子

时尚常常给的只是一个天花乱坠的鼻子

Jean Michel Folon

阿城,原名钟阿城,作家,编剧,摄影师,文化项目策划者。1984年开始发表文字,以小说《棋王》著名。其他陆续有剧本、杂文、评论等。担任电影《芙蓉镇》《棋王》《小城之春》《吴清源》《刺客聂隐娘》的编剧。2016年,出版作品集《阿城文集》。

鼻子

阿城

如果你有鼻子,你肯定有鼻子,如果你正在上班,恰好老板不在,恰好你手上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比如老板两分钟以后就要的什么文件,或者上司下午的讲演稿。

好极了,如果你还有第三个恰好,也就是一个镜子在手边,随便什么镜子都行,随便多大都行,只要你能用那个镜子看到你自己的鼻子,那么你不妨——专心地,研究性质地注视你自己的鼻子,只是鼻子,不要附带地留览你自己的眼睛或者嘴巴,这两种与爱情有关的公开部位,你平时注意得太多了,这一次只要你注意你自己的鼻子。

注视五秒钟,七秒钟,十秒钟,二十秒,怎么样?想不到罢?有点可怕,是不是?

老板或者上司回来了,注意他们的鼻子,只是鼻子,怎么样?是不是想换个工作了?

先不要冲动,道理很简单,哪儿都有鼻子。

警告∶千万不要把这个游戏告诉你的情人,或者只注意情人的鼻子!

鼻子可能是我们身上最没有用处的东西。

第一,鼻子是用来呼吸的,可是当你最需要呼吸的时候,比如剧烈运动之后,注意一下那些打破世界纪录的专业运动员,他们把嘴张开了。奇怪吧?鼻子有什么用?

你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于是你赶快把嘴张开,打了一个很痛快的喷嚏,之后你掏出手帕,擦鼻子。鼻子惹了麻烦,让嘴来解决,不公平吧?

第二,鼻子的病很多。你感冒了,鼻子完全失控,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整理它。如果你有鼻窦炎,你是不是很想把它割掉?你有鼻子出血的毛病吗?这些有关鼻子的麻烦我都有,我只差鼻癌了。有时候恨起来,想,还不如去染上梅毒或者麻疯,这两种病都是鼻子烂到没有。鼻子没有了之后,我可以专心地考虑其他问题。

展开全文

鼻子是我们身上最脆弱的部分之一,拳击手除了放一个牙垫在嘴里以防牙齿被打坏,他们还常常动手术换掉鼻骨,这样做了之后,还是常常被打得鼻子出血。他们一定恨鼻子。

鼻子还有一个麻烦常常被我们忽略。当我们接吻的时候,因为鼻子在前面阻挡,所以我们不得不互相错开,必须这样,接吻才可能发生。我属于蒙古人种,鼻型低矮,但我也必须侧头才能接吻,我的鼻子虽然低,但无论如何也比嘴高。

当下的男女,除了爱将黑发染成黄白色,另一个潜在的欲望就是鼻子最好高一点。不过蒙古型的鼻子,鼻孔是圆的,而高鼻型种族的鼻孔,都被扯成长圆形甚至扁圆形。你如果爱死了高鼻子,动手术之前,请提醒美容师(美容师常常只知其一)务必将鼻孔拉成长形,否则,圆鼻孔必然会成为你装狼外婆后泄秘的那条尾巴。

不过从逻辑上判断,所谓鼻子,其实是有两个洞在脸上就够了,也许一个也够了。

我有理由呼吁成立一个「废除鼻子」的组织或者一个「无鼻党」,但是我没有,因为鼻子关系到嗅觉,关系到人的好看与否,这似乎与开始时那个游戏的结果有矛盾。

好看是一种系统。系统中的任何一部分,无所谓好看不好看,只有在一个系统,才会产生好看的价值。鼻子是这样,眼睛,手,等等都是这样。曾经有一个骑士对一个公主说她的手非常好看,因此爱她。第二天公主派人送给那个骑士一只「非常好看的」手,骑士虽然算见过世面,但还是昏倒得非常有效率。

小心时尚常常给的只是一个天花乱坠的鼻子。

不过你若是情人眼里出鼻子,我也早就知道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过得了这一关,包括我在内。你的情人不再是你的情人之后,你常常会咬着指甲想,多难看的一个鼻子,而且还当着我的面擤鼻子。

时尚过后,常常有这种引人怜悯的清醒。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